電影文學劇本《萬歲軍》在環球網軍事正式推出!

時間:2019-06-05 20:55:25 作者:吃不胖的胖頭魚

  即日起,環球網軍事頻道受權刊發電影文學劇本《萬歲軍》,本劇本共4幕(奔赴前線、贻誤戰機、鑄造奇迹、38軍萬歲),5萬字,我們将陸續刊發。

  編劇:胡中樂(從軍23年和外交工作20餘年,現為中國外交筆會理事。)

  故事梗概

  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,中國人民解放軍由戰争狀态轉入和平駐守。作為軍委戰略機動兵團中的野戰軍主力王牌——第38軍,奉命從廣西來到中原大地進行農業生産。1950年朝鮮戰争爆發,38軍急赴前線。在第一次戰役中,38軍因情報不準,行動遲緩,梁興初軍長受到彭德懷司令員的嚴厲訓斥。然而,在第二次戰役中,38軍憑着超常的毅力,阻殲美國為首的“聯合國軍”,書寫驚天地、泣鬼神的豪邁壯舉,促美潰退至三八線。彭總電令“三十八軍萬歲”,毛澤東主席稱其“勝利之軍”,斯大林元帥感動得潸然淚下,金日成首相贊美是“英雄部隊”,麥克阿瑟将軍疾呼“不可思議”,人們稱這是“美國陸戰史上的最大敗績”。此戰,“改變了曆史進程”,成為世界戰争史上的經典之作。

  長期以來,我國具有震撼力的軍事題材影視片較少,主要問題是不真。《萬歲軍》影片拟本着“真實、情節、留史”為原則,并描寫了我方馬健與懷孕妻子生離死别;敵方麥克阿瑟女秘書瑪利雅父親反戰而死;毛主席長子毛岸英請求到38軍當團長;113師萬人過大同江“光着屁股”抓俘虜;美軍第7師特遣隊朝着鴨綠江中國一側“大撒其尿”;三所裡、龍源裡、松骨峰戰鬥異常慘烈等情節。此片為紀念2013年抗美援朝勝利60周年而創作。

  38軍在抗美援朝二次戰役中的功績,其意義非同小可,美軍敗了、怕了,尤其此戰緻使美軍兩大主力王牌:美第1騎兵師遭到重創,美第2師受到殲滅性打擊。美國的民族心态亦十分特殊,其佩服并崇敬強者。

  中華民族在世界人類發展史中,從一到十七世紀一直強大鼎盛,然而1840年鴉片戰争後一跌不振、任人宰割。時至今日,正值中華民族快速崛起,此片讓人們重溫戰争精彩,感悟人間悲和,對中美關系,對國際政治,仍然有着極大的戰略與警示意義。

  說明:我作為中國的外交官,曾1968年入伍在第38軍113師和軍政治部服役,親睹參加過抗美援朝老前輩們的風采。魏巍先生的驚世之作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,熱情讴歌了這支英雄部隊。老首長魏巍已于2008年8月88歲高齡時辭世。

  但萬幸的是,此劇本卻受到78歲的黃新聰先生的精心閱改,黃老是印尼歸僑,參加抗美援朝8年,回國後長期從事新聞工作,文筆精湛,曾任《羊城晚報》國際部主任。他在回複我請其斧正的郵件中說道:“劇本《萬歲軍》,寫得太好了。五萬字,我一口氣讀完。《萬歲軍》再現了我志願軍軍威,展現了這場戰争的慘烈,和我軍指戰員的不怕犧牲,敢于鬥争,敢于奪取勝利的大無畏的英雄精神和氣概。劇中人物栩栩如生,很有特性,對白簡練且有個性。如能找到好導演和演員拍劇,相信會是一部傳世佳作。”此外,又得到時任志願軍随軍記者王殊(前外交部副部長、大使、《紅旗》雜志總編輯)審閱,以及參加過闆門店談判的翻譯楊冠群資深高級外交官的親自把關;劇本還得到原軍事科學院羅援将軍、軍事博物館副館長吳皖湘、第38集團軍副參謀長張明、武警雲南總隊政治部主任徐魯海和113師338團政治處主任崔昕(後任坦克團政委),以及美國斯坦福大學政治學博士于濱教授等人的閱改。同時,亦閱讀了38軍軍長江擁輝所著《三十八軍在朝鮮》和國内外大量書籍資料。值此,對革命前輩及同仁們深表敬意。

  《萬歲軍》共4幕(奔赴前線、贻誤戰機、鑄造奇迹、38軍萬歲),5萬字,序号078,計113頁。

  第一幕:奔赴前線

  第二幕:贻誤戰機

  第三幕:鑄造奇迹

  第四幕:38軍萬歲


電影文學劇本《萬歲軍》第一幕:奔赴前線

第一幕:奔赴前線

序号:001

外 河南信陽 ---日

1950年6月初,夏。

中國連綿起伏的山巒,蒼山翠柏,遠看猶如一條條巨龍。

一隻大公雞在打鳴,旭日東升,金色漫天,“一唱雄雞天下白”。

廣袤的農村田園大地,一片片綠油油、黃燦燦的豐收景象。

第38軍指戰員們,夏裝,樸素,汗水,面色黝黑。

有的人在麥地勞動、有的整治水渠。

槍支(日式等),三角形的矗立在田間地頭。

一面面軍旗,“搶渡長江英雄連”、“紅三連”、“鋼八連”等等,随風飄揚。

畫外音:

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,中國人民解放軍由戰争狀态轉入和平駐守。次年,作為軍委戰略機動兵團中的野戰軍主力王牌---第38軍,奉命從廣西來到中原大地進行農業生産。

序号:002

内 大禮堂 ---日

大禮堂,樸素,上方橫幅“第38軍113師退伍軍人動員大會”、領袖挂像毛澤東、朱德。

台下,一排排木條椅上,坐着280名即将退伍的軍人們,有說有笑,抽煙喝水,煙霧缭繞。

隊長兼政委胡順純,中等身材,刮了胡須,與一些人在聊天。

這時,一名“主持人”走到台前。

主持人:“現在,請第38軍113師老戰士集訓隊隊長兼政委胡順純同志,作退伍動員報告!”

大家鼓掌。

胡順純 兩手背着,昂頭,站着講:“同志們,你們都是我軍的老戰士,你們為人民的事業、為祖國的解放,流血出力。如今,新中國成立了,地方很需要我們去建設。有的同志傷痕累累,有的老同志一把年紀了,(音高、幽默)該娶媳婦啦!

(人群躁動,衆笑)

希望大家不要忘記38軍的光榮傳統。(一個個生動的戰鬥畫面:平江起義、井岡山鬥争、紅軍長征、紅25軍、平型關大捷、轉戰山東、渡船東北、遼沈戰役、平津戰役、廣西追擊戰)我們是1928年彭總平江起義的部隊,平型關大戰中林總率我們殲滅日軍精銳闆垣師團,我們參加了遼沈戰役、平津戰役,從北到南,從黑龍江一直打到紅河邊……(用力揮手)我們是毛主席領導的英雄部隊、是鋼鐵的部隊!”

退伍動員完畢,散會。

在路上,胡順純遇上了馬健。

馬健,山東福山人,1米78個子,臉色蒼黃,拉着胡的衣角。

馬健:“胡隊長,你好呀。認識我不?”

胡順純 轉過身來,一愣,馬上反應說:“啊,馬健,誰不認識你這個大英雄呀。你是‘鋼八連’的勇士,一次戰鬥中被日本鬼子用刺刀從腮幫穿過,獲‘馬大豁子’外号。攻打天津時,你小子率突擊營搶先沖上城樓,榮立一等功。在廣西追擊戰時,身中4彈。(停了一下,關切地問)你在醫院養傷,現在身體怎樣?”

馬健:“好啦,好啦。(急切)老胡,我不想複員,想繼續留在部隊呀!”

胡順純:(推辭)“那,哪兒行呀。組織上有規定的。我也做不了主呀。”

馬健:“我去找江潮師長去。”

胡順純:“這就是師長的命令。”

馬健 着急,臉色通紅,仍不甘心,說:“那我找梁興初軍長去!”

此時,胡順純眼睛一亮。

【畫面轉】

序号:003

外 337團駐地 ---日

河南息縣,鞭炮聲、鑼鼓聲、驟起!大操場、3千多名指戰員、坐在背包上、握槍、凝視、即将退伍的老戰友們坐在前面長條椅上。

畫外音:

113師337團召開大會,歡送即将退伍的軍人和回朝鮮的同志,以及歡迎新學員來團工作。

溫治印:(字幕:113師337團團長溫治印)“徐政委,你辛苦了,最近做轉業幹部的工作,幾天沒合眼了。”

徐炜政委在會上緻了歡迎詞後,走下講台。團長對他說。

徐炜:(字幕:113師337團政委徐炜)身高1米80、能文能武,說“這些同志舍不得離開部隊,可以理解。好在到地方都提一級,對他們也是個安慰。對了,南長明、申長慶、尹基玄等朝鮮戰友回國,也都是戀戀不舍呀。”

字幕:

應北朝鮮政府要求,我第四野戰軍将朝籍官兵,全部歸國參加朝鮮人民軍,使其數量和戰鬥力都超過了南朝鮮軍隊。337團機槍1連指導員尹基玄,當上金日成警衛師教導員。

序号:004

内 辦公室 ---日

梁興初軍長辦公室,簡樸、寬敞,牆上挂着毛澤東、朱德像,世界地圖、中國地圖,醒目。

梁興初,1米80大個、大眼睛、大嘴巴、大牙齒,江西人,鐵

匠出身,外号“梁大牙”,是常勝将軍。

馬健 敲門,進來,敬禮:“報告軍長!我是馬健。”

警衛員小孫開門。馬健妻子,王鳳勤随後,水汪汪的大眼睛,賢惠,漂亮。

梁興初正在看地圖,在台灣海峽處,沉思。回過身來,握手。

梁興初:(字幕:第38軍軍長梁興初)“呃,健子,我的英雄。坐、坐。聽說你傷得不輕,好了嗎?”

馬健 用力拍打着胸脯,說:“養這麼長時間了,已經好啦。”

大家坐在椅子上。

梁興初:“這位…?”

馬健:“這是我老婆王鳳勤。”

王鳳勤:“首長好!”

梁興初:(爽朗)“呵呵,大豁子,你這小子娶漂亮媳婦也不吭一聲。”

馬健:“軍長,我們來就是給您送喜糖的。快點,勤子,拿糖。”

王鳳勤趕緊從包裡把喜糖分給軍長和小孫。

小孫給馬、王二人遞上茶水。

梁興初:(詢問)“媳婦是幹什麼的?你們怎麼認識的?誰追的誰?”

王鳳勤臉上立時泛起了紅暈。

馬健:“軍長,您這是審查我們呀。她是石家莊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的護士,河北蠡縣人,老區的。養傷時她一直照顧我。而後,我就追她。”

王鳳勤:(趕緊)“不,首長,是我求的他。”

梁興初:(幽默)“明白了,你們是英雄追美女,美女盼英雄呀。”

這時,電話鈴聲響了。

小孫:“軍長,112師楊大易師長的電話。”

梁興初 接過電話,說:“喔,大易呀,你新婚後,日子過得不錯吧。老婆也長得漂亮。”

楊大易:(不好意思)“不錯,不錯。她就是個兒不太高……”

梁興初:(顯怒)“什麼?你他娘的(看到王鳳琴,語止),你小子可别喜新厭舊呀。”

楊大易:“哪裡,哪裡。軍長,有這麼一個事,範子這兩天要辦喜事,請您喝喜酒呀。”

梁興初:(不解)“販子,小商販?”

楊大易:“呵呵,不是的。(一本正經地)是紅軍團335團團長---範天恩。對象還是您親自介紹的呀。”

梁興初:“好好,我一定去。定了時間告訴我。”

電話剛一挂,馬健和王鳳勤交換眼色,點頭,認為時機已成熟。馬健站起來。

馬健:“報告軍長大人,我不想複員,願意繼續留在部隊!”

梁興初 一愣,馬上反應過來,平和,耐心規勸:“大豁子,現在解放了,地方急需要人。你渾身是傷,又剛結婚,該好好回山東福山老家享享清福啦。”

馬健:(着急)“軍長,我就是不想走。請你給我做主。”

梁興初:“你,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嘛。這樣會……”

突然,紅色電話機鈴聲響起。小孫拿起電話。

小孫:“你好。哪裡?”

鄧華:(畫面轉)(字幕:第四野戰軍13兵團司令鄧華)“我是鄧華,找你們1号首長。”

小孫:“是,鄧司令,請等一下。”

梁興初 忽的從舊沙發上站起來,接過電話:“我是老梁,你好,老鄧,有何吩咐?”

鄧華:(嚴肅)“你們112師、113師在嗎?114師剿匪結束沒有?”

梁興初:“112師、113師都在。114師還在湖南桃源,他們剛剛抓了匪首‘郭和尚’為民除了害,下一步想乘勝……”

鄧華:(不耐煩)“行了,聽我說。命令你軍十日内迅速向就近火車站集結!詳情,電報随後到。”

梁興初:(祈求)“老領導,和平了,怎麼啦?透露一點内部消息嗎。”

鄧華:(稍頓)“嗯,美國第7艦隊已封鎖台灣海峽,美軍偵察機在我東北上空偵察掃射!”

梁興初:(沖動)“好呀,送上門了。老子還沒與美國佬交過手呢……”

此時,電話“嘭”的挂斷,梁興初一驚,臉色驟青起來,常年作戰的經驗表明,事關重大。

馬健和妻子見狀,感到不妙,面帶難色,遂起身告退。

馬健:“首長,您先忙,不打擾了,那我們先走了。”

梁興初:(随口)“好。”

正待馬健快出門時,梁興初叫住了他們。

梁興初:(莊重)“大豁子。我看你回113師不行了,這樣,你告訴112師楊師長,去他那兒報到吧。”

馬健 真是起死回生,興奮異常,說:“是,軍長!敬禮。”

王鳳勤:“謝謝首長。”

王鳳勤主動和梁軍長握手時,鐵匠剛勁有力的大手,使她“哎呦”一聲,衆笑。

特寫:王鳳勤的肚子,微微有些異樣,凸起。

序号:005

外 列車 ---夜

7月,入夜,向東北方向疾馳的封閉悶罐車。

車廂裡坐滿了軍人,表情凝重,武器彈藥,背包,38軍112師、113師指戰員,盤腿而坐。

音樂和歌聲響起:《三十八軍軍歌》

嘿……

勇猛地向前進!

鋼鐵的部隊,

鋼鐵的英雄,

鋼鐵的意志,

鋼鐵的心!

秀水河子殲滅戰,

隊伍打勝仗,

嘿,

大小幾百仗,

仗仗有名堂。

三下江南,

打得敵人膽破心又慌,

四戰四平街,

威名天下揚,

四戰四平街,

威名天下揚,

我們越戰越勇,

越戰越強,

跟着偉大的毛主席,

嗨,勇猛地向前進!

第一節指揮車上。

江擁輝(字幕:第38軍副軍長江擁輝)遲疑地走到梁興初面前,說:“梁軍長,114師翟仲禹師長來電說,湖南剿匪一時還結束不了,他們抓緊幹,晚些天到東北,行不行?”

梁興初 毫不猶豫、堅定地說:“不行!不是說讓他交給其他部隊幹,怎麼婆婆媽媽的。參謀長,急電催他,務必準時抵達,否則,要他的腦袋!”

劉西元(字幕:第38軍政委劉西元)用手一欄,說:“慢着,加上一句,這是黨中央、是毛主席的命令。”

管松濤:(字幕:第38軍參謀長管松濤)走過來“是。”

梁興初 深思,心事重重的樣子,說:“老江,有煙嗎,來一根。”

江擁輝:“有。哎兒?你不是不怎麼抽煙嗎。”

……

在另一節車廂裡。

馬健---抱着日式三八大蓋槍,不時地從懷裡拿出一個小黃布包,親了親,又放進懷裡。他時而托着腮幫,沉思。

車廂縫隙,向外看,漆黑一片,飛馳而過。

回憶的畫面:

馬健把軍旗插在天津城樓上。

馬健在廣西追擊戰時,身中4彈倒下。

在醫院裡,王鳳勤細心照料他。

他和王擁抱,婚禮場面。

山東的老母親期盼的身影。

序号:006

外 遼甯鐵嶺 ---日

8月28日,38軍召開大會。橫幅“38軍戰鬥英雄代表大會”,軍首長坐在台子上,戰鬥英雄60人坐在前幾排。操場上一千餘名官兵,持槍,坐在背包上。38軍政治部主任吳岱,緻開幕詞。

吳岱:(字幕:第38軍政治部主任)能文能武,記憶力極強“同志們!我們38軍在解放東北、華北、中南、西南等曆次戰鬥中,光榮地完成了任務,湧現出大批的戰争英雄和英模連隊,創造了許多極其動人的感人事迹。我們要發揚新的英雄主義精神,信心百倍地保衛祖國的勝利果實和邊境安全,敢于消滅美帝國主義的侵略!”

吳岱:“同志們,有信心嗎?”

大家回答“有!”

吳岱:“怕美國佬嗎?”

大家齊喊“不怕!”

吳岱:“能勝利嗎?”

大家站起,揮舞槍支“能!!!”

一場學英雄,準備戰,政治動員學習高潮,迅速在全軍指戰員中興起。

序号:007

内 志願軍司令部 ---夜

畫面并畫外音:“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,位于朝鮮北部平安北

道的大榆洞。此地是一處金礦,深溝外四面環山。殘秋季節,寒風遊蕩。志司機關在山坡下的工棚房裡開始緊張地工作。”

彭德懷司令員兼政委,臉色紫紅,健壯,剛毅,威武,蒼蒼樸實感,經過幾晝夜的強行軍,仍精力過人,布滿胡須。他邊看着牆上的軍用地圖,邊問。

彭德懷:(字幕: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彭德懷)“丁處長,現在是什麼時間?”

丁甘如:(字幕: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處長丁甘如) 做事幹練,記憶力超群,迅速回答“報告,現在是10月24日。”

彭德懷 點頭,環視四周,從容不迫地說:“現在是非常時期,我這個志願軍司令兼政委,是個空架子,時不我待,我已向毛主席請示,幹脆就把你們13兵團的領導機構,改為志願軍的領導機構。你們幾個呢,也同時改為志願軍的領導,融為一體,指揮起來就方便了。”

大家起立,齊聲:“好!堅決服從命令!”

彭德懷:“據40軍報告,已發現敵人迹象。參謀長,部隊都到達指定位置了嗎?”

解方參謀長,儒将、會外語,智多星。他起身來到挂圖邊,坦然。

解方:(字幕:志願軍參謀長解方) “我志願軍10月19日傍晚後,兵分三路,第40軍全部、39軍115師和116師、炮兵一師從安東;第39軍117師、炮兵二師和高炮團從長甸河口;第42軍、38軍和炮兵第8師從集安已跨過鴨綠江。現大部分都到達了指定位置。隻是,38軍有的尚未到達…”

彭德懷 撅嘴,瞪眼,不快,不讓解方繼續解釋下去:“這兩天,我已與金日成同志聯系上,商量了中朝兩軍如何配合、如何指揮問題。金首相說,朝鮮的部隊回撤時很多都分散了;方虎山的軍團還沒有失散,比較完整,現正向北撤途中。有些部隊雖然回來了,但還需要一段時間整頓,才能與我軍配合作戰。所以現在作戰,主要靠我們志願軍了。”

洪學智副司令,大個子、外号“洪大麻子”,愛開玩笑。他憂慮地插話。

洪學智:(字幕:志願軍副司令洪學智)“彭總,蘇聯的空軍何時配合我們呀!我們的部隊行軍,沒有制空權,不敢在白天,隻能在夜裡,太耽誤時間了……”

彭德懷 擺手,不耐煩:“行啦,行啦。周恩來、林彪同志專門去蘇聯找斯大林同志,都沒解決!這個問題别再提了。要立足我們自己!參謀長,你繼續介紹戰情。”

解方 指着牆上的軍用地圖,說:“敵軍分為東、西兩線,西線由美第8集團軍司令沃克中将指揮;東線由美第10軍軍長阿爾蒙德少将指揮。據金首相朝鮮方面的通報,僞6師已達熙川和桧木鎮,拟向楚山進攻;僞8師已到甯邊、德川以北,拟向江界推進;僞1師已到甯邊、龍山,拟攻昌城;英27旅已過安州,拟攻新義州;美騎1師、美第2、第24、第25師在平壤地區集結;美陸戰1師正在元山港登陸……”

彭德懷:(打斷) “時間很緊迫呀!看來我們原定穩固的防禦計劃怕是來不及了。毛主席來電問:我40軍欲先敵趕至德川,是否來得及?如不可能,則以熙川附近地區伏擊為宜。我想,敵人東、西兩線分兵冒進,對我軍并無防備,有利我分而殲之。機不可失,敵先頭部隊南朝鮮僞軍多,我們就先拿他們開刀!”

“嘭”的一聲,彭總奮力拍了桌子,一個茶杯摔地破碎,大家置之不理。

鄧華副司令兼副政委,能文能武,愛抽煙。他猛吸了兩口香煙。

鄧華:(字幕:志願軍副司令兼副政委鄧華)“對!既來之,則殲之。麥克阿瑟将軍的口氣不小,還聲稱要打過鴨綠江,他還不曉得中國軍隊的厲害。敵人兩線之間高山峻嶺,相隔80多裡呀,無法接應。”

洪學智:(接話)“敵人雖然是機械化,但在山區很難施威,我們則有近戰、夜戰、山地戰的優勢。隻是我們在東、西兩線應有所側重。”

韓先楚副司令,瘦小、精明,總愛柱着木棍子。他揮舞着棍子說。

韓先楚:(字幕:志願軍副司令韓先楚)“東線敵人以美軍為主,我同意彭總的意見,集中兵力,先殲滅一些僞軍。”

杜平(字幕:志願軍政治部主任杜平)擅長政治工作 ,堅定地說:“我軍政治覺悟高,黨的領導堅強,戰士們請戰的激情嗷嗷叫。我們可揚長避短!”

大家議論紛紛,彭德懷兩隻手揮動,示意安靜。

彭德懷:(總結)“這樣吧,看來大家意見比較一緻。東線交給42軍,讓124師、126師搶占黃草嶺和赴戰嶺,組織防禦,鉗制美陸戰1師和僞1軍。那麼,西線我們集中優勢兵力---第38軍、39軍、40軍分割包圍僞軍3個師,将42軍125師配屬38軍。一定要先敵搶占熙川、長津兩個要點。同時,增調我第50軍、66軍作為戰役預備隊。宋時輪的9兵團第20軍、26軍和27軍,也正在向集安開進……說實在的,我軍曆史上還從未與美軍真正交過手,心裡沒底。雖然美軍裝備世界一流,但不怕,我們要打好第一戰役,以實際行動,保家衛國,維護正義,抗美援朝!”

序号:008

外 日本東京機場 ---日

麥克阿瑟,“聯合國軍”總司令、美國駐遠東軍司令官、五星上将、70歲、高個子,參加過一戰、二戰,帶着舊軍帽,拿着玉米棒子煙鬥,仰着頭,目空一切。他在接受采訪。

主持人:“現在恭請聯合國軍總司令及美國駐遠東軍司令官,五星上将,麥克阿瑟将軍講話。”

大家鼓掌。

麥克阿瑟環視四周,抽了一口煙,剛要講話,一名記者搶先提問。

記者1: “請問,麥克阿瑟将軍,您這次從漢城回來,心情是否特别高興?”

麥克阿瑟(字幕:“聯合國軍”總司令麥克阿瑟)兩手一擺,坦然狀:“當然啦,這還用說。”

記者2:“聯軍從仁川登陸,據說你力排衆議,一意孤行,最終還是你勝利了。請談談當時你如何作出的決策?”

麥克阿瑟:(自負)“我參加了一戰、二戰對德意日作戰,他們強不強,照樣是手下敗将。衆所周知,當年本人指揮美軍17個師在太平洋戰場上打敗日軍23個師。決策,就是戰争經驗。可以坦率地講,我幾十年的軍旅生涯,還不知道什麼是‘失敗’二字!”

記者3:(奉承)“是的,西方世界把你當成‘救世主’‘将軍中的魁首’。您的下一個軍事目标是什麼?”

麥克阿瑟 更加趾高氣揚起來,嘴巴高啟:“我已向北朝鮮金日成将軍發令,如不投降,聯軍繼續北進殲滅!必要時,不排除跨越鴨綠江。嗯---我想速戰速決朝鮮戰争。”

女記者4:(憂慮)“将軍閣下,據傳美軍的飛機已經越過鴨綠江,還轟炸了中國的設施和死傷了平民。此舉不但引起中國和東方世界的不滿,還遭到美國杜魯門總統政府和英國的阻攔。對此,您是否要承擔責任?”

麥克阿瑟 眼皮眨了一下,不屑一顧:“哈哈哈,我指揮的是保衛自由世界的戰争。至于戰争擴大化嗎,中國兵法說‘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’,戰争一旦打起來,什麼這線,那線的,是不分國界的。”

立時,喧聲鼎沸,人們議論紛紛,有支持的,有反對的。麥克阿瑟頭腦膨脹到了極點。

在汽車回美駐日大使館别墅官邸的路上,麥克阿瑟突然發現女秘書瑪利雅胸前别着很熟悉的徽章---二戰反法西斯獎章。

麥克阿瑟:(好奇)“瑪利雅小姐,你這個‘二戰反法西斯獎章’是哪兒來的?”

女機要秘書瑪利雅,年輕、黃頭發、漂亮,其父猶太人并參加過攻克柏林,獲獎章。自豪。

瑪利雅:(字幕:女機要秘書瑪利雅)“嗯,将軍,是爸爸給我的。我帶着它,戰無不勝。”

麥克阿瑟:(追問)“你爸爸參加過攻克柏林的戰役嗎?”

瑪利雅:“是的。爸媽都是波蘭籍猶太人,家裡人大都被希特勒納粹殺害了,後爸爸參加盟軍對德作戰,立了功。”

麥克阿瑟:(興趣)“你爸爸住哪兒?身體還好嗎。”

瑪利雅:(耐心)“住加利福尼亞州。身體好極了,最近還喜歡上了棒球。爸爸反對我上前線,說什麼美國不應管人家朝鮮内政,是非正義的戰争。但我跟他的觀點卻不一樣。”

麥克阿瑟 不住地點頭:“你是對的,親愛的年輕人。我們這是為維護自由和民主而戰,決不能讓共産主義泛濫。”


第二幕:贻誤戰機

序号:009

外 山路上 ---夜

入夜,由滿浦通往江界的盤山路上,行使着一輛輛軍車,夾雜在

步兵隊列中,不敢開燈,行進速度很慢,前面是熙熙攘攘潰退下來的人群。

梁興初坐在吉普車裡,煩躁,他不時地從窗口朝外看。管松濤參謀長同車。

梁興初:“哼。速度怎麼這麼慢?都是些什麼人?”

管松濤: “人群大都是撤退下來的北朝鮮人民軍。”

蒼天星鬥,冷風襲人。

稍頓,為調節氣氛,管松濤詩興起。

管松濤: “司馬遷雲‘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複還’……軍長,咱們血戰日軍、橫掃蔣軍無敵手,說心裡話,38軍還真沒和美國佬打過仗呢?”

梁興初 突然眼放光芒,靈機一動:“參謀長,你多留個心眼兒,好好摸索與美軍的戰法呀。”

管松濤: “是的。軍長,我有個疑問,原來38軍在林總指揮下,總是作為主力使用的。這次彭總突然讓咱們由預備隊改成突擊隊了,說實話,多少有些不适應。”

梁興初:“松濤,井岡山鬥争時,我在彭總部下,他也有一套獨特的打仗方法……”

這時,一名通訊員騎馬疾馳而到說:“報告!電報。”

管松濤接過電報,掃了一眼。

管松濤:“軍長,志司急電!”

梁興初 抖動了一下身體,說:“念!”

管松濤:“梁、劉:第39軍、40軍、42軍等已就位,命令38軍盡快全部到達指定位置,急盼。彭”

梁興初 一聽,眉頭緊鎖,怒,用手奮力擊了一下腦門。

管松濤:(規勸)“軍長,這也不能怪我們。這次抗美援朝,我38軍原定改裝後待命。但倉促上陣,前面的兄弟部隊進軍時障礙少,到我們來時,飛機轟炸後道路就很難走了。我看,是不是發電報,向彭老總解釋解釋。”

梁興初 擺手,大牙外露:“不行。還是執行命令吧。”

這時,前面堵塞了道路。梁性急,下了車,拔出手槍,上膛,高舉,邊走邊大聲喊道:“我是志願軍38軍軍長梁興初!一切聽我調度!”

前面一台汽車壞了,堵住了道路,幾個戰士滿頭大汗地在修車。梁興初見狀,踢了一下輪胎,果斷命令。

梁興初:“參謀長,找些人把汽車給我推到山下去!”

管松濤:“是。”

幾十名戰士在推車,“嘩啦啦”的聲響,汽車翻滾到山澗裡。這樣,道路有些順暢了。

我軍一名翻譯,向朝鮮人民軍解說是中國的軍隊時,他們立時鼓起掌來,自覺給38軍讓路。前進着。

這時,一名參謀急沖沖從前面跑了過來。

參謀:“報告軍長,江副軍長說,司令部翻了一輛中卡車,科長們幾乎都受傷了,作戰科王乾元科長當場死亡。”

梁興初:“啊!怎麼搞的?我去看看。”

梁興初迅速下車。在溝底下大青石邊,王科長渾身是血,腦袋紗布血紅一片,躺地,幾個戰士正準備将他擡上擔架。

梁興初 悲痛,強忍眼淚,脫帽,緩緩地說:“他是抗日時期入伍的老科長了,從濱海打到東北,參加多少次惡仗都沒犧牲,可剛一入朝,唉!真不順……出師未捷身先死呀。”

梁興初用手把王科長的雙眼合上後,親自和戰士們擡着王科長的屍體向山上走去。

序号:010

外 大山溝裡 ---夜

38軍112師335團,行進在大山溝裡,停下,待命。

一條鐵路伸向前方,數十名戰士正在搶修被美機轟炸、破壞的鐵軌。335團找來北朝鮮的司機,一輛火車正待出發。

範天恩,335團團長,身高1.80米,濃眉大眼,彪健。他騎着一匹銀白色的高頭大馬,與馬健騎着一匹棕色的戰馬,聊着天。輕松狀。

馬健 不時地上下打量着範天恩的白馬,羨慕地說:“團長,你這戰馬真健壯呀。”

範天恩一聽戰馬,來了精神,搖了一下馬鞭,撫摸着馬鬃。

範天恩:(字幕:第38軍112師335團團長範天恩)“我這馬,可有來曆了,它是從平型關戰場繳獲下來,後來到了我的手裡。開始,馬不聽漢語,後來跟我交了朋友。在東北時,紅軍第一個騎兵連連長,就是咱們的梁軍長要它我都沒給!哈哈哈。”

馬健:“這真有意思。(停頓)團長,你看,政委把他的馬讓我騎,真過意不去。”

範天恩:“嗨,算啦。你的傷還沒好利索呢。(神秘狀,小聲)告你一個秘密,你小子傷好後,可要當我的副團長呀。”

馬健的馬晃動了一下,他不由自主地掏了一下胸内,一個小黃布包露出,引起範天恩的注意。

範天恩:“大豁子,那是什麼呀,有秘密!”

馬健 不宜再隐瞞什麼,眼圈有些紅,說:“俺老婆,六月份就懷孕了。現在一直不知怎樣,真有點放心不下……”。

範天恩 見狀,不再追問了,調侃起來:“可我的老婆,真不争氣,至今還沒動靜。要是俺死在朝鮮戰場上,範家怎麼延續祖宗的香火呀。”

一句話,把馬健逗樂了。

突然,通訊員騎馬趕到,把一份電報交給範天恩。範看了起來,後對馬健說。

範天恩:“軍部來電說,就剩咱們335團還沒到達預定位置了。”

馬健:“我團是最後一個入朝的呀。”

這時,一名參謀跑過來,報告“道路已暢通了。”

範天恩 躊躇了一會兒,看了一下懷表,一蹬馬镫,堅定地說:“豁出去了,什麼防空不防空的。命令上火車,全速前進!”

即刻,人們呼啦啦迅速上了火車。

火車,沒有鳴笛,氣喘籲籲的聲響,向前奔去。

不多時,7架美國飛機,魚貫而來,掃射,轟炸,火海。

火車,仍在前行。突然,火車機頭被炸,停下。

人們迅速下車,隐蔽。

範天恩 毫不猶豫,決定徒步前進,大聲命令道:“同志們,扔下火車,跑步前進!”

序号:011

内 112師司令部 ---日

112師領導們,研究戰情,各抒己見,氣氛活躍。

這時,一名參謀從外面帶來一個人。

參謀1:“師長,我來介紹一下,這是朝鮮人民軍樸同志,以前還在咱們師當過兵,會說中國話。他剛從前線撤回來。”

楊大易師長,一聽,來了神,握手。

楊大易:(字幕:第38軍112師師長楊大易)“好呀,樸同志,你給我們大家講講前線的情況吧。”

樸同志:(恐懼)“哎呀,美軍的飛機太厲害了,黑壓壓的一片跟老鴉一樣,貼着地皮飛。那機關炮追着你打,我們白天可不敢露面呀。”

參謀2:(疑惑、插話)“不是說美帝是個紙老虎嗎?”

樸同志:“嘿,比小日本鬼子,比國民黨兵厲害多了。”

楊大易 一看不對,樸同志的話越來越不靠譜,這不是長敵人威風嗎。說:“好啦,樸同志,你先吃飯,歇歇吧。(随口說出)我師還要打熙川呢?”

樸同志:(馬上反應)“啊?熙川有美國兵。”

楊大易:(疑問)“不是說,隻有僞軍一個營嗎。”

樸同志:“哪裡,是美軍黑人團,一千多人呢。”

楊大易 有點蒙了,走了出去,李忠信副師長也跟了過去。楊大易說:“老李,這個情報太重要了。看來,戰情有變。即刻向軍部發電,報告敵情!”

李忠信:(字幕:112師副師長李忠信)“好的!馬上辦。”

序号:012

内 38軍司令部 ---日

參謀:“軍長,112師來電,‘據朝鮮人民軍情報:熙川有個美軍黑人團’。”

梁興初 接過電報,一驚:“志司不是說隻有僞軍嗎,莫非情報不準。打美軍可要慎重,他們裝備好、火力強,我們不可輕舉妄動。志司第一次戰役的精神是隻打僞軍。”

劉西元 也看過電報,沉思片刻,說:“我看,把112師的同一内容電報也報到志司吧。”

序号:013

内 志願軍司令部 ---日

志司領導們,工作着。

毛岸英秘書,整理着文件。

彭德懷 背着手,仰看牆上的地圖,說:“38軍現在到了什麼地方?”

解方 趕緊過來,回應:“早前38軍來電說,先頭部隊113師已到前川,軍指在江界,主力112師已由滿浦南下。(稍頓)現在,估計應該都到了吧。”

彭德懷 臉色陰沉,說:“38軍怎麼像個小腳女人,走不動路。鄧華,給我根煙。”

鄧華 把煙遞過去,點上,說:“38軍在42軍之後渡江,汽車和火車大部分給了42軍。而38軍……”

彭德懷 扭過頭,不耐煩:“行啦,我看38軍是讓美國佬的飛機吓住了,白天不敢行軍,夜晚又走走停停。(吸了口煙,憂慮)如果他們不能按時趕到熙川,而40軍和39軍對溫井、雲山之敵已打響,熙川之敵便會被驚走,再追怕是追不上了。”

洪學智:“能不能讓熙川之敵向北再調動一下?讓敵人也幫咱們走走路,兩相方便嗎。”

這時,一名參謀進來。

參謀1:“報告,38軍電報!”

彭德懷:(迅速)“念!”

參謀1:“彭總,我38軍已全部到達指定位置,請示。梁興初。”

彭德懷 終于面帶喜色:“嗯,知道了。”

解方 拿着紅藍鉛筆,迅速在地圖上标明了38軍的位置,高興地說:“彭總,這下好啦,各軍都各就各位啦!”

洪學智:(幽默、兩手一掐)“就看我們的了,來個甕中捉鼈。”

衆笑、議論中。

此時,又一名參謀進來。

參謀2:“報告彭總,38軍急電!”

彭德懷迅速收攏笑容,大家靜默。

解方 拿過電報,念道:“據朝鮮人民軍情報:熙川有個美軍黑人團。”

彭德懷 一驚:“什麼?(迅速冷靜)你們看,你們看,這個38軍又出幺蛾子了,熙川又冒出個什麼美國黑人團。簡直是亂彈琴!”

鄧華 拿過電報,仔細看了一下,說:“下面部隊剛入朝,情況摸不準,也許以訛傳訛。”

彭德懷:(怒氣)“告訴梁興初,讓他們火速圍殲熙川之敵!不準

拖延。”彭德懷在屋裡踱來踱去。

洪學智 匪夷所思,說:“梁大牙原是我們的部下,怎麼搞的!過

去他一直敢打敢沖,現在怎麼躊躇不前了?”

毛岸英:(字幕:毛澤東主席長子毛岸英秘書)見狀,端着一杯水,給了彭德懷,解圍,與彭總低語着。

畫外音:毛岸英主動赴朝作戰,28歲,參加過蘇聯衛國戰争,時任坦克部隊中尉,後在北京機床廠任黨委副書記。

洪學智:“岸英,通知給38軍發報,要他們最遲28日向熙川之敵進攻!”

毛岸英:“是!”

畫面:我志願軍第38軍、39軍、40軍、42軍等,分别向敵人發起了進攻,各個戰鬥場景,聯合國軍尤其是南朝鮮僞軍一時慌亂陣腳,美軍頑強抵抗,北朝鮮山巒大地濃煙翻滾。

作戰圖展示:戰役中,第38軍、39軍、40軍、42軍,紅箭頭分指;“聯合國軍”藍箭頭标注。

序号:014

内 38軍司令部 ---傍晚

戰鬥進行中,槍炮聲不斷。

112師管理科長帶着一大卡車戰利品,來到38軍軍部。

小孫:(興奮)“軍長,112師管理科長來送戰利品啦。”

管理科長 笑着、敬禮:“報告軍長,我們師繳獲不少美國佬的東西,有罐頭、香煙和餅幹。楊師長讓給您送來啦。哈,這罐頭餅幹吃起來真不孬…… ”

梁興初 正在翻看着材料,擡頭,悶氣:“你少放屁!把東西都給我原樣拉回去。告訴楊大易,老子讓他打熙川,不是讓他收美國的破爛。”

此時,志司的命令到了。作戰參謀把報務員剛抄好的命令交給梁興初,梁就着木棚裡的小瓦斯燈看起來。

江擁輝:“39軍在雲山已将美騎1師一部和僞1師一部包圍,攻擊已開始。40軍也圍住了僞軍幾個營。如果咱們軍不迅速拿下球場、軍隅裡,大批潰退下來的敵軍便會從軍隅裡、價川的要道撤至清川江以南,那樣,38軍就什麼也撈不到了。”

梁興初:(急切)“形勢很危急,搞不好肉吃不上,連骨頭也啃不上了。我看,這樣……”

電話鈴響了。參謀把話機交給梁興初,小聲說道:“是112師楊師長”。梁興初一聽,默不作聲拿起電話。

楊大易:(嬉笑)“軍長呀,我讓人送去的戰利品收到了嗎?我們正在打掃戰場,抓零星俘虜……”

梁興初 勃然大怒:“你楊大易好大的膽子,你他娘的謊報軍情!你給我從熙川找個黑人團來!”

話筒,半天無聲。

楊大易:“軍長,我們……”

梁興初 又要罵,被劉西元捅了捅胳膊,示意他别再發火,說:“哼,這事先不提了。你112師為什麼29日才趕到熙川?就是為了等你們迂回熙川以東,才耽誤了一天多時間!”

楊大易:(解釋)“軍長,你别發火,我有責任,不過問題也不全在我們。火車夜裡走,隻能用手電筒照路,你想那速度能快嗎?到了前川,火車站又被炸了,部隊隻好步行趕往熙川……”

梁興初:“算啦算啦。别找客觀原因了,我告訴你,38軍打仗從來沒這麼窩囊過!再不能丢人啦。讓你的部隊立刻向蘇明洞打,兩天給我拿下來;然後向飛虎山前進,告訴335團範天恩,讓他們團主攻飛虎山。他335團最後趕到熙川的,我要他将功補過!”

楊大易:(聲音沉悶)“是。立刻攻占蘇尼洞,挺進飛虎山!”

劉西元 走來走去,突然說道:“好!飛虎山是關鍵的戰略要地,是通往軍隅裡和價川的必經之路。軍隅裡和價川都是交通樞紐,它們共同組成一個大十字路口:南可通順川、平壤,東可通德川,西可通龜城和新義州,北可通熙川和江界。這是美僞軍北上的必經之路,軍隅裡又将是其總補給站。”

江擁輝 同感,似在沉思:“如果335團占領飛虎山,就切斷了敵軍後退之路。此戰,将是一場惡戰呀。”

序号:015

外 飛虎山---日

335團,11月4日。

拂曉,小雨,飛虎山籠罩在一片朦胧的雨霧之中。

4時10分,擔任主攻的2營在陳德俊營長帶領下,輕裝前進,在兩公裡的寬闊地發起沖擊。

(字幕:美軍第2師)一個炮兵營,實施炮火射擊。

我2營的戰士們在接近主峰時,不斷有人傷亡。

守衛飛虎山的是(字幕:南朝鮮第7師)的5團。

範天恩 拿着電話在指揮戰鬥:“喂,陳營長嗎,怎麼樣?占領山頭了嗎?”

陳德俊:(字幕:335團2營營長陳德俊)“還沒有。快啦!敵人炮火太猛了。”

範天恩:“不惜一切代價占領山頭!”

陳德俊:“是!”

馬健:(焦急)“團長,派我去2營吧。”

範天恩:“得了,你的傷還沒好呢,師長讓我好好照顧你。你就待在我身邊吧。”

這時,電話線斷了,與2營失去聯系。

馬健:“團長,你看---”

範天恩:“好吧,你速去2營,一定要他們拿下山頭!”

馬健迅速整理了一下軍容,胸前的小布包露了出來,他立即塞進胸内,沖出去。

戰鬥異常激烈,槍炮聲響徹雲霄,猶如雷鳴。

我2營的戰士們已經快沖到飛虎山的頂峰了。

細雨變成了大霧,能見度很低,槍炮失去了目标。

我軍發揮近戰、夜戰、亂戰的優勢。

2營的李玉春指導員帶領5連沖上飛虎山的主陣地。

1營、3營也占領了東西兩側的高地。

馬健又返回範天恩團長身邊,将喜訊告訴了他。

通訊線路接通了,參謀告訴範天恩。

範天恩 拿起電話:“1營、2營、3營。祝賀你們!”

“聯合國軍”的炮火在向飛虎山主峰傾瀉!無果。

範天恩走上飛虎山陣地,戰士們正在匆忙地挖工事。

進攻時,小鍬和小鎬都扔掉了,他們穿着濕淋淋的棉衣,用手、用刺刀挖着堅硬的石頭,不少戰士鮮血淋淋。

當文化教員把小鍬送到陣地時,戰士們竟然哭了。

範天恩 拍着文化教員的肩膀,說:“你這個文化教員---小知識分子,行!”

序号:016

外 飛虎山---日

335團,警衛連陣地,傍晚。

副指導員和3排長頂不住了,帶着七八個戰士從山上跑下來了,慌慌張張的。

副指導員(字幕:335團警衛連副指導員)敬禮,擦汗,說:“團首長,快撤,敵人的炮火太兇啦!”

範天恩、馬健、政委趙霄雲,一愣。

趙霄雲(字幕:335團政委趙霄雲)問:“怎麼回事?快撤什麼?警衛連的陣地是敵人攻擊力不強的地段呀。”

副指導員和3排長,剛要解釋,範天恩已氣得眼瞪如牛。

範天恩:“我問你們,連長還在陣地嗎?”

副指導員和3排長,低頭,支支吾吾。

範天恩 憤怒,拽着副指導員的衣袖,說:“走!要是陣地還有人在,老子就槍斃你們!”

範天恩說着,拔出手槍,“咔嚓”子彈上膛。趙霄雲和馬健,攔住範天恩。

趙霄雲 對範天恩耳語:“老範,慎重呀!年輕人經驗不足,要給他們改過的機會。”

馬健挺身而出,推開團長和政委,帶着副指導員和3排長等人,上山。

陣地上,警衛連連長和戰士們正在戰鬥、射擊。

馬健踹了3排長屁股一下,說:“愣着幹啥,快戰鬥呀!打完仗,我再執行紀律。”

馬健奮力射擊。

副指導員和3排長等人很感動,紛紛投入戰鬥。

序号:017

外 飛虎山---日

335團。

11月6日,僞7師在美軍炮火轟擊下,大舉進攻。

最前沿是二營5連3排。排長馬增奎。

天剛亮,飛機和大炮一齊向3排轟擊。石頭變成粉末,樹木變成光杆。整整一個白天,3排打退了敵人7次進攻。3排一半傷亡。

4連和6連打得也很苦,傷員不斷地被擡下陣地。

6連連長剛被擡下來,指導員也緊跟着擡下來,邊喊着:“6連完啦!”

營教導員上了6連陣地,漆黑的夜色中果然不見一人,他用手在工事裡摸,摸着一個活的,是班長張德占。

營教導員:“張德占,任命你為排長,趕快召集人。”

張德占:“是!”

陣地上終于湊起幾個人,繼續頑強戰鬥。

畫面并畫外音:

11月6日至7日,美僞軍更加瘋狂地進攻。對5連陣地發起16次攻擊,多次肉搏戰。在解放戰争中獲“獨膽英雄”稱号的李永桂,在汽油彈完全淹沒時,跳出戰壕向敵人撲去,他左腿被炸斷,拖着一條腿把一箱機槍子彈弄上山,直至壯烈犧牲。

畫面:

在飛虎山阻擊的艱難日子裡,吃不上飯。

5連機槍手梁仁江把石頭放在嘴裡啃,大家效仿,陣地上響起一片啃石頭聲。

這時,朝鮮婦女頂着炮火送來了飯菜,士氣大增。

序号:018

外 飛虎山---日

337團。

畫面并畫外音:

與此同時,337團也在飛虎山東側進行頑強地堅守!

(徐炜政委在1營布置任務後,宣傳股長向他報告)

孫寶森(字幕:337團宣傳股長),激動地說:“徐政委,紅3連有個‘戰地之花’的趣事呀!”

徐炜,好奇神态。

畫面:回憶重現

紅3連堅守在松下裡,山後溝有個獨立草屋,這裡是敵人炮火封鎖區,家裡的人都跑了,隻有個年輕婦女沒跑,因為她馬上就要臨産了。這件事被山上守備的3連知道了。敵人炮彈不斷在獨立家屋前後爆炸,産婦很不安全。

彭樹祯(字幕:紅3連指導員彭樹祯)山東人,大個子,急切地對衛生員說:“你帶幾名戰士,快去給産婦挖個防炮洞,裡面鋪上幹草,保證母子平安。”

3連衛生員給産婦還帶去了衣物、食品和藥品。産婦躲進防炮洞不久就分娩了。遠遠就聽見嬰兒的啼哭聲。當地群衆把這個嬰兒叫“戰地之花”。

……

徐炜兩眼發着光,眼睛濕潤了,對孫股長說,“群衆把嬰兒叫‘戰地之花’,名字起得好,凝聚着朝鮮人民對志願軍的深情。你們要好好采訪,給《前進報》和《志願軍報》投稿呀。”

畫面:朝鮮年輕媽媽抱着嬰兒,喂奶。少頃,嬰兒哭泣,聲響越來越大,響徹山谷,飄向雲端……

序号:019

内 隧道裡---日

112師指揮所,瓦洞,擁擠不堪。

隧道内,除司、政、後的機關外,還有一個戰場包紮所。

一名傷員呻吟着要解小便,女護士小李馬上端着尿盒過去。

傷員:(害羞,搖頭)“不尿了。”

小李姑娘表現得非常潑辣,撩開被子,接尿。

傷員臊得滿臉通紅,姑娘卻毫無羞愧之色。

……

這時,洞外一架敵偵察機在上空盤旋。

接着,8架敵機蜂擁而至,低空掃射,凝固汽油彈、毒氣彈燃燒。

風助火勢,煙火直往南洞口沖擊,洞内鋪的草着火了,煙熏嗆人。

有人保護文件,有的搶救傷員,叫喊聲一片。

大家冒着炮火,紛紛外撤,有的人倒在洞口旁。

人們終于沖到小山坡的樹叢中,隐蔽起來。

敵機已增至16架,仍在狂轟濫炸。

隧道内外,被煙火吞噬。

畫外音:38軍112師指揮所,遭到美機投擲的凝固汽油彈和毒氣彈攻擊。共陣亡232名指戰員,其中後勤處長于國良、衛生科長崔景坤、軍械科長連秋雲、組織科長袁敬文等為搶救傷員而犧牲。由于戰時所迫,烈士們被匆匆就地埋葬。

序号:020

外 飛虎山---日

335團。電話響了。

範天恩:“喂,師長,我是小範,有何指示?”

楊大易:(平靜)“小範,命令335團後撤30公裡。”

範天恩 疑惑,急促:“什麼?師長,退?我們拼死拼活5晝夜,沒讓敵人前進一步,再退不就是鴨綠江了?戰士們的工作做不通呀!”

楊大易:“别啰嗦,這是彭總的命令!你團轉移到九龍山一帶,設防誘敵。誘敵,圍殲,你應該明白呀!”

範天恩 頓悟,笑容:“喔,明白啦。”(挂電話)

馬健:“團長,怎麼老撤呀。你從楊師長那裡得到什麼消息?也好讓大家知道知道。”

範天恩:“對。我正想告訴大家呢。”

馬健期待的目光。

範天恩:“大豁子,考考你,你知道毛主席的軍事思想是什麼?”

馬健:(脫口而出)“遊擊戰、運動戰、殲滅戰,誘敵深入…….”

範天恩:“對,打住。誘敵深入!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走。美軍現代化裝備,不利于山地作戰,我軍裝備差,但我們可以伏擊他們!”

範天恩知道了誘敵計劃後,便和美僞軍開起了玩笑。

先在一個小小的無名高地上打阻擊,敵人第一輪沖擊波被打下去後,命令部隊迅速撤出陣地,跑到很遠山頭上看熱鬧。

準備敵人第二輪攻擊的大規模轟炸,然後進攻,敵人占領空無一人的山頭正在納悶,美軍飛機狂轟亂炸,美僞軍士兵傷亡慘重。

畫外音:335團飛虎山阻擊戰,抗擊了南朝鮮一個師和美軍一部極其頑強的進攻,斃傷俘敵1800餘人。我軍一個巨大的“口袋”慢慢形成,就等美第8集團軍“入套”了。

序号:021

内 志司---日

11月13日。第一次戰役總結會議。

彭德懷和洪學智在門口議論着。

40軍軍長溫玉成進門後,敬禮:“彭總好,40軍軍長溫玉成報到。”彭總還禮,握手。

這時,38軍軍長梁興初緊随其後,敬禮,并伸手想與彭總握手;彭總不理睬梁興初,卻與後面來的39軍軍長打招呼,并主動握手:“吳信泉軍長,39軍休整的好嗎?”,吳信泉敬禮:“謝謝彭總,很好!”

梁興初,尴尬。丁甘如處長趕緊過來,拉着梁興初坐到裡面座位上,說:“老領導,咱們軍怎樣?”,梁興初愣神,無語。

人員陸續到齊了,開會。

彭德懷 兩眼發光,巡視,會場瞬間安靜,說:“都到齊了吧?嗯,各路大将都來了。開會!想抽煙、想喝水随便,留下兩個耳朵聽就行。先讓鄧副司令總結第一次戰役的情況。”

大家鼓掌。

鄧華 站起,走到挂圖邊:“這次戰役,是在朝鮮戰局極端嚴重的情況下,我軍倉促入朝進入戰鬥的。我們的戰略指導正确,指揮靈活,發揚了我軍近戰、夜戰的特長,連續十幾個晝夜奮戰,給僞6師以毀滅性打擊,重創僞第1、第8師和美騎兵1師,取得入朝作戰的初勝。此役,共殲敵15800多人,收複了清川江以北的全部地區和以南的德川、甯遠地區。重要的是,我們取得對美作戰的經驗,心裡也有數了。”

彭德懷 起身,插話:“總之,我志願軍入朝第一次戰役,勝利了!毛主席很高興。起初,我們擔心沒有制空權,要吃虧。現在看來,我軍仍能打勝仗。當然喽,後勤保障還是個問題,我們四分之三的運送物資的汽車都被炸毀在路上。即使這樣,我們還是打了勝仗。看來,美國佬沒什麼了不起!我們不隻打了僞軍,也打了美軍嘛。(目光盯在吳信泉)39軍圍了雲山的美騎1師第8團,使其大部被殲,并擊潰了增援的美騎1師第5團,打得好呀!”

解方 插話,繪聲繪色:“美第1騎兵師,是美國最精銳的王牌軍,是華盛頓開國元勳師。過去是騎兵,後來改成為陸軍機械化了,但番号一直沒變,部隊雖然沒有馬了,可士兵的臂肩上還留着一個馬頭符号,他們從來沒吃過敗仗哩。”

洪學智 接過話茬:“對了,還有美第2師,是二戰時歐洲的主力,與美第1騎兵師,同為美國引以為榮的兩個寵兒。”

大家交頭接耳。

彭德懷 用手示意安靜,說:“現在它吃敗仗嘛,敗在我39軍刀下。40軍也打得不錯,(大家把目光投向溫玉成)118師首戰兩水洞,吃了敵人一個加強營,打響了志願軍入朝作戰的第一槍,毛主席決定把10月25日定為志願軍出國紀念日,這是118師和40軍的光榮。嗯,42軍的124師、126師在東線打得很苦,立了功,在朝鮮人民軍配合下,激戰13晝夜,以兩個師阻擊了僞1軍和美陸戰第1師,殲敵2700餘人。(少頓)38軍飛虎山打得也不錯,5天5夜堅守陣地,撤退時安排得當,把敵人引進來了,完成了總部誘敵深入的意圖…..”

彭德懷 說到這裡,眼睛回旋四周,話鋒一轉:“但是,這一戰役雖然勝利了,可問題不少,如果不解決,第二次戰役我看是打不好的。比如,後勤補給問題,語言問題。”

鄧華:“我看以後的防禦部隊,應根據敵情、地形等靈活運用。”

彭德懷:“是嘛。我們應向鄧華同志學習,善于開動腦筋,總結經驗教訓。可是,有的部隊不是由于沒有作戰經驗造成的,而是拖拖拉拉,執行命令不堅決。(突然,厲聲)38軍梁興初來了沒有?”

梁興初 一驚,起立:“到。”

衆眼光一齊注意梁興初。

啪!彭德懷猛擊桌子,大家驚愕。

彭德懷 怒起:“你梁興初膽大包天!你有什麼了不起。娘的,老子讓你打熙川,你們說有黑人團,什麼鳥黑人團,黑了你們自己!”

嗡的一下,梁興初覺得腦袋炸開了,脖頸、臉漲得通紅,無語。

彭德懷:“都說你梁大牙鐵匠出身,是一員虎将,我看是個鼠将!老鼠的鼠。一個黑人團就把你吓住了。”

梁興初 力圖解釋:“下面情況摸得不準,我們也……”

彭德懷:“也,也什麼,你他娘的臨陣怯場!”

鄧華 一看不妙,解圍道:“38軍還是主力嘛。來日方長,這一仗沒打好,下一仗……”

彭德懷 打斷,大手一揮:“38軍,什麼主力?主力個鳥!”

梁興初 受不住了,兩腿發抖,嘴角不停地抽搐,不由自主地蹦出一句:“不要罵嘛,罵我可以,都是我的責任,但38軍不孬。”

這話聲音不高,有些含糊,但會場鴉雀無聲,大家還是聽得清楚。

彭德懷看梁興初不服,如火添油,更加雷霆大怒,脖子青筋外露。

彭德懷:“不要罵?老子就是罵!你延誤戰機,按律當斬,罵算是對你客氣的。我彭德懷别的本事沒有,但斬馬谡的本事還是有的!”

坐在一旁的丁處長一個勁地拉梁興初的衣角,梁再也不敢吭聲了。

彭德懷 罵過一陣,火氣漸漸退了,語聲平和:“參謀長,麥克阿瑟狂言要聖誕節前結束戰争。現在離聖誕節還有多少天?”

解方 屈指算了一下,笑着回答:“41天。聖誕節是12月25日。”

彭德懷:“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,麥克阿瑟已經中了我們的圈套。第一次戰役,我雖然殲敵不多,但實力沒有暴露,也給敵人造成錯覺,讓他放開膽子往陷阱裡面鑽。現美僞軍前線地面部隊已達22萬人,我軍有38萬人。人數上雖我占優,但我們沒有空軍和坦克的支援。(停頓,喝口水)鑒于此,希望大家打好第二次戰役,我命令東線交給第9兵團20軍、26軍、27軍負責,将42軍兩個師調往西線。在西線,集中6個軍向敵集團實施反擊。首先,命令38軍和42軍迅速殲滅德川、甯遠地區僞2軍主力,爾後向價川、順川、肅川方向實施戰略迂回,切斷敵人退路,配合正面4個軍從運動中殲滅美軍兩三個師。此役,朝鮮人民軍第3軍團将配合我9兵團作戰。我再重申一遍:軍令如山倒!命令一下,立即執行。”

大家起立:“是!” 聲音極為洪亮。

序号:022

内 梁興初住所 ---日

志司會議結束後,梁興初和劉西元回到住所,悶悶不樂,二人收拾東西,梁坐在床上收拾,準備立即趕回軍裡。

丁甘如 匆匆趕來了,說:“梁軍長,怎麼,要急着回去?”

梁興初:“對,走!”

丁甘如:“志司還要管你們一頓飯呢?沒那麼急嗎。”

梁興初 氣悻悻:“不吃了,肚子早飽了。”

劉西元:“丁處長,你坐嘛。”

丁甘如:(笑着)“告訴軍長大人,剛才我碰見彭總啦。”

劉西元:(急切)“彭總說什麼沒有?”

丁甘如:“彭總問我去哪兒?我說送送梁興初老領導。彭總對我說,你告訴他,會上我批評他們重了些,我彭德懷就是這個脾氣,不要因為挨了批就洩了氣,下一仗要打好呦。”

梁興初 面色好轉:“氣都漲滿肚子啦,洩不了。我還奇怪着,開會前彭總和其他軍的領導都握手,就是不跟我握手呢。罵我梁興初可以,小瞧38軍,說實話老丁,咱不服!”

劉西元:(打圓場)“算啦算啦,彭總不是也表揚咱們飛虎山打得不錯嘛!下一仗要接受教訓。”

梁興初 咬了一下大牙,吱吱響:“行啊,騎毛驢看賬本,咱們走着瞧。(梁興初從床上,一拍大腿,下了地)娘的,不打出38軍的威風來,老子就挨斬!”

丁甘如:“好!不愧是我的老首長啊,有這股勁就行。”

梁興初 高興,一隻大手摟着丁的肩膀,說:“怎麼樣,老丁,還回38軍吧,咱們一塊幹,我這兒還缺個副參謀長……”

丁甘如:“副的咱不幹,當正職還可以考慮。”

梁興初:“呀,你小子先來呀。隻要打了勝仗,官有你做的。”

丁甘如:“算啦,别開玩笑了,我還急着回去。志司機關缺人,彭老總是不會放我走的。”

說話間,一陣風似地跑進一個年輕的參謀,還沒進門就聽見他的喊聲。

毛岸英:“丁處長,丁處長!”

丁甘如:“噢,是岸英呵,有事嗎?”

毛岸英:(喘着氣)“參謀長找你!”

丁甘如:“來,岸英,我給你介紹一下。這是38軍軍長梁興初,這位是劉西元政委。”

毛岸英敬禮。梁興初感到有點面熟,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。

梁興初:“這是……”

丁甘如:(神秘)“這是毛主席的大公子毛岸英,你不曉得?你們先談着,我先走一步。”

梁興初:“噢,是毛岸英啊。人長得像你的父親。”

劉西元:“你在機關做什麼工作?”

毛岸英:“我是搞俄語的,彭總讓我當翻譯,可又見不到蘇聯人來。(面帶難色)平時隻是在作戰處搞搞文件什麼的。其實我是來打仗的,梁軍長,我到你們軍行不行?”

梁興初:“那我求之不得呦。隻怕彭總不讓你走,下面危險可大呀!”

毛岸英:“危險,我才不怕呢。(得意神态)我在蘇聯帶兵打過仗,參加過攻克柏林!梁軍長,你去和彭總講一講嘛。”

梁興初 立時嚴肅起來:“那我可不敢,彭總會朝我瞪眼珠子,說,你他媽的把手伸到我的司令部來了,想挖我的牆角。我吃罪不起。”

毛岸英 一捋袖子,說:“呀,你們怎麼都怕彭老頭?好的,我去找他說去。”

梁興初:(随口)“隻要彭總同意,好辦。你想幹什麼?把你分到作戰科去?”

毛岸英:(不滿意)“還是機關呀。我想帶兵打仗,給我一個團怎樣?”

梁興初 一楞,被岸英的這股勁給鎮住了:“那好,那好……”

十分鐘後,梁興初已經坐在吉普車上路了,沉思。突然,“轟隆”一聲,一顆炸彈在附近公路上爆炸。梁立時振作起來。

畫外音:梁興初與毛岸英這次見面後,竟成為永别!毛岸英在一次美機轟炸時,為搶救機要文件而光榮犧牲,至今岸英的骨灰仍葬在朝鮮的三千裡江山上。

序号:023

内 38軍指揮所 ---夜

軍黨委會,總結第一次戰役,并研究後勤保障問題。

梁興初:“剛才大家檢讨了第一次戰役的失利問題,講得很好,主要責任在我。但後勤供應跟不上也個大問題!如果不解決,沒有子彈、炮彈,沒有吃的,沒有藥品,缺少冬裝,這個仗怎麼打?”

梁軍長正說着,突然江擁輝副軍長“撲通”一聲,從座椅摔在地上,昏迷。送醫生檢查,因長期伏在瓦斯燈下閱電報、批文件,大腦缺氧所緻。繼續開會。

梁興初:着急“這可怎麼辦?本打算讓老江去抓後勤工作…”

這時,吳岱主任主動請纓,堅定地說:“我去抓後勤吧,以前幹過些。你說吧,有什麼要求。我吳岱豁出命來也要和千名後勤戰士,保障部隊軍需供應!”

劉西元政委迅速與梁軍長交換一下眼神,梁同意。劉西元:“政治工作有我和王樹君就行了。”

梁興初對吳岱說:“命令,第一兵站将留在華山洞、江界、别河裡等地的148萬斤糧食、7000斤副食,兩個基數的彈藥,轉運到黃鏡站、花坪站。要求第二兵站将黃鏡站的10萬斤糧食、1萬多斤副食,16萬發子彈、炮彈與萬顆手榴彈,運送到各師、團。”畫面:

一場驚心動魄的38軍汽車運輸,與美軍飛機轟炸之間鬥智鬥勇的激烈場面開始了!

朝鮮河多,敵機把公路幹線上的橋梁都炸了。今天剛修好,明天又炸掉,故通往德川西北部的公路無法通車,物資後勤供應極為困難。

吳岱與工兵想出妙計,在水下鋪設潛水橋,拿鐵絲編個籠子,裝上石頭沉進河裡,打成石頭壩,上面再鋪上卵石,把橋面搞平,橋面離水面半米左右,能通汽車。為迷惑敵人,還在水下橋附近,架上大橋,吸引引敵機轟炸,以保護水下橋